關於部落格
爆乳D奶
  • 5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因重病相貌醜過“鐘樓怪人” 丹陽“卡西莫多”一副好心腸經常助人

     影片中   卡西莫多本來就醜   現實中   眭夕二因病變醜   這是眭夕二的側影。   眭夕二右側臉部因神經纖維瘤嚴重變形、下垂。   “幾何形的臉,四方形的鼻子,向外凸的嘴,上帝把一切醜陋都給了他。”這是雨果名著《巴黎聖母院》里描寫“鐘樓怪人”卡西莫多外貌的語句。然而,即使是這般醜陋的卡西莫多,卻也無法與丹陽市雲陽街道居民眭夕二相比。   與卡西莫多醜陋但清晰的五官不同,47歲的眭夕二臉上只有左眼還可辨認,右臉因為巨大的瘤狀物整個被拉扯下墜,鼻子、嘴巴等器官也被“遭罪連累”。初見他的人,“不忍直視”甚至會感到“恐怖”。現實中的眭夕二和虛擬的卡西莫多一樣,內心卻是相似的善良美好,好心腸的眭夕二一直在村中助人。   目前,眭夕二因為致其“醜貌”的重病已危及生命,與他無親無故的好鄰居眭留川,在仗義傾力相助的同時,找到媒體“求救”。“已籌集了2.3萬元”,眭留川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他希望有更多的好心人能一起援手,幫助不幸的眭夕二。   通訊員 尹媛 肖株  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  萬凌雲   雖然日子很苦,但他從沒有吊兒郎當、游手好閑,還總是幫其他人的忙。——鄰居   他的臉因病變醜   內心卻善良一直助人   “夕二不是從小就長這樣,原本他臉上只是個小瘤子,後來年歲越大瘤也越大,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了。”在雲陽街道大聖村東莊,眭夕二的鄰居眭洪玉告訴記者,雖然這麼多年來夕二的臉越來越變形難看,但村裡人卻從來沒有嫌棄厭惡過他,反而是打心眼裡同情、心疼他。   “他自從父母去世後,一直都是一個人過,雖然日子很苦,但從來沒有吊兒郎當、游手好閑,而且還總是幫其他人的忙。”鄰居介紹,眭夕二平日里很是勤奮好學,雖然生活、工作時屢屢碰壁,但他從來沒有抱怨放棄過,反而是自己摸索著向別人學東西。   “他從來沒有伸手向我們要錢、求幫忙,一直都想方設法地自力更生。而且,平時村裡人做事需要搭把手,他總是第一個幫忙的,還經常幫大家修修車、補補胎什麼的,從來不收錢。”   作為多年的鄰居,眭留川幾乎成了眭夕二最親的朋友和親人。“夕二的為人我是最瞭解的,聰明、善良、老實、樂觀,雖然一直過得很苦,僅靠低保和在鎮上搞衛生的一點收入度日,還要負擔每個月好幾百塊的醫葯費,但他卻從不會吝嗇力氣去幫助別人。”   這個瘤應該算遺傳病,我也不怨天,我生總比家裡其他人生好。——當事人   瘤子越長越大   現在他的右臉已全部癱瘓   眭留川告訴記者,眭夕二的“醜貌”是日積月累一點點“耽擱”下來的。   “我記得夕二從小右臉上就長了個瘤,然後一點點變大,去外面看也看不好,後來就這麼不管了。”眭留川說,前些年自己有了一定能力後,也幫著夕二在外面打聽過,但醫院的回音總是說“臉上神經太多不適合手術”,因此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瘤越長越大、越來越礙眼、越來越礙事。   據眭夕二本人介紹,這個瘤應該算“遺傳病”,因為他的母親原先身上就長了好些個大小不同的瘤,其他幾個兄弟身上也有。“他們的瘤都長在身上,個頭也不大,不會像我臉上這個一樣影響‘市容市貌’。不過我也不怨天,我生總比家裡其他人生好。”   眭夕二說,這兩年隨著這顆瘤個頭瘋長,對他的影響已不再單是“面貌醜陋”了,他連日常的吃飯睡覺、走路工作都已經極度不便。“臉上就剩一個左邊的眼睛和左邊一個鼻孔了,右邊全部癱了,看東西看不清,聞味道聞不了,吃東西也不方便。而且,臉上越來越痛,幾乎連止痛藥也快起不了作用了。”   夕二得的就是神經纖維瘤,經過手術後治愈的概率非常高。——醫院專家   好鄰居幫忙四處求醫   恢復容貌終於有了希望   “他無父無母,無妻無子,兄弟家的條件也不好,我不管他怎麼辦呢?總不能看他一個人孤苦無依、自生自滅吧!”這兩年,眭留川始終放不下眭夕二。為瞭解決眭夕二臉上瘤子的困苦,眭留川一刻未停地四處打聽,希望能找到權威專家為其診治。終於,前不久他聯繫上了上海長海醫院的一位老戰友,並得知該院有行業泰斗可能醫治眭夕二。於是上月18日,眭留川帶著眭夕二,驅車趕往上海。   “其實原本想乘動車去的,省時省錢,可我想夕二這副樣子坐車的話肯定要被別人指指點點,所以還是決定自己開車帶他去。”雖然開車路程時間和花費都增加了,但卻能保護眭夕二,眭留川還是去做了。   找專家、檢查、診治、辦住院證……張羅好了一切,眭留川終於等到了自己期望的結果。“專家說了,夕二得的就是神經纖維瘤,大小也十分罕見,但經過手術後治愈的概率非常高。”這個答覆讓眭留川很是興奮,他隨後幫夕二開出了住院證,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夕二那張康復的臉!   我一人的力量實在渺小,希望有更多好心人和我一起幫助苦命的夕二。   ——友鄰眭留川   至少50萬醫療費用   仗義相助鄰居也力不從心   興奮過於短暫,眭留川很快得知的手術費用讓他犯了難。“醫生告訴我,夕二的瘤子要全部切除並修複,至少要做2到3次手術,而費用總算下來少說要50萬元!”眭留川說,“首次住院便要交5萬元,這個費用我能夠付得起,可是後續剩餘的幾十萬費用如果跟不上,我怕耽誤了夕二的治療。”而專家明確告訴他,眭夕二的神經纖維瘤目前已經影響到了身體的各項機能,必須儘快進行手術治療,否則會危及生命。   為了能儘快籌集到治療費用,回家的第二天,眭留川便找到了村委會、鎮政府反映情況。村、鎮兩級都非常關心,也允諾盡最大能力救助他。經過申請等一系列手續,目前可以確定下來的救助金大概有8000元,丹陽市慈善總會也給付了1.5萬元,村裡人也準備為他捐款,可這些與50萬元的距離還是太過遙遠。   眭留川開有一家小型裝潢公司,但近年效益也在下滑。他告訴記者:“無論如何,接下來我都會盡全力幫助夕二,但我一人的力量實在渺小,希望能有更多的好心人和我一起幫助苦命的夕二。”   感恩   “他(眭留川)雖不是我的親人,卻比親人更加對我好!一直以來他總是在幫我。”   ——面對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好鄰居眭留川,眭夕二說,將來若有可能,他一定竭盡所能報答。  (原標題:因重病相貌醜過“鐘樓怪人” 丹陽“卡西莫多”一副好心腸經常助人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